LESLIEACID

岁月教会你我沉默,想着做一个深情的人,对酒当歌。

《伊始》(二)

于是我对你说,我想吻你。你的每一寸温柔进尺,我都不曾抗拒,我低声对你呢喃着一些俏皮话,环抱你的胸膛背脊。是微醺的仿佛醉意,我执意,又要吻你。

从此,你成为我心中不悔的旗帜,占据我每一寸肌理。我对爱的幻想,在你身上得到回应。我说,冬天太冷了,我要,抱紧你。

深夜,你起身,再次。为我点好入眠的香薰,是轻轻一吻,再次躺进我的梦里。

《伊始》(一)

我和你穿梭在黑暗中,准备去海边等日出的时候,远远望见沙滩上有人在放焰火。海风钻进我的袖子,我拽了拽袖口,双手抱臂与你同行。

你问我是不是很冷,我说有一点。你脱下外套披在我身上,盯着我的眼睛对我说,知道你,但是不能拒绝。

你伸手揉了揉我的头发,你说,好啦,在这里等我。然后你就朝沙滩上有焰火的地方跑去。你像一个大男孩儿一样手持两支烟火棒又跑到我面前。那是我第一次看清你的脸,我忍不住伸手去触碰你的眉骨,你不做声,就那样看着我。

你说,是不是感觉有点奇怪。
我说,没有。
你说,你的手真的很凉。

那一瞬间,我才感知到你的手也是这样的冰凉。我竟再一次无条件的相信了一个人,我被你牵着,踩着你的脚步。某一刻,你停住了脚步,轻按我的肩膀站到我的身后,你捂住了我的双眼,在我耳边轻声说,三,二,一。

整个天空被烟火照亮,烟花升腾再落入海中,在瞳孔里形成倒影。我惊讶的望着这一切,再转头惊讶的望着你。待所有烟花都将要消失的时刻,你俯身拥抱了我。你说,我从来没有距离浪漫这样近过。

《最爱》



你和别人不一样,你很少要求我做什么,或者轻易给出承诺,也不愿意夸下海口,每次你都只说,我爱你。后来呢,在我的逼迫下要你说爱我,你才说,“我爱你,很爱很爱,一直爱”。你仿佛对一切早有准备,拿出全部身心投入在我身上,做一些,那些无从列举的,很日常的事情。

我愿意跟你坦白,我所有的不好,我的坏情绪,以及一开始对未来充满许多细微的不安定的心思,即使这样,我对你的心,比我说出来的要多得多,我偶尔忍不住会对你说,你都不知道我有多爱你。你说,你都知道。很多时刻啊,我都刻意跟你无理取闹一下,我都不太愿意去承认,承认自己是想要被爱,被呵护,那些羞于表达的自我保护,那些“我就不”的偏执,那些“我想要的”的心思,我要你让着我,嘴巴倔强得很。

可是,我也不知道你还能怎样让着我。

也许,在别人问起你我喜欢什么,不喜欢什么的时候,你会犹豫,可能也答不出来太多,但那没关系,我愿意在往后琐碎的时光里慢慢把那些琐碎的小包裹托付给你,我几乎把我所有的秘密都告诉了你,那些不曾尝试想要被诉说的,也都被你全部接受,全部理解了。我从不以为你会爱上我的,可你确把我爱得更好了。

之后我也明白了很多,我也不喜欢太多的承诺,我在那些迫切的时候,一字一句地对你说,我很想你,我很爱你。我在你面前,真的是个小女孩了,你把我宠的永远十六岁,“命令”你不准看别的女生多一眼,“逼迫”你交出一张你的照片,所有的“发号施令”都是我在跟你胡闹,我想多占据你一些,一些精力,一些时间,每当我需要你时,你都在我身边,我反复确认我在你心里的重要地位,确认我的安全感多到用不完。你也知道,我就是喜欢听你对我说,乖啦,听话啦,我错啦亲爱的,你是最好看的,你最漂亮啦,我都听你的,我最爱你了。就好像,我是你最宠爱的孩子。

我,这样一个倔强又不安的灵魂,需要你不知疲倦的抚慰,每日剧增的爱,不论多远的将来。

我很霸道呀,我早就说过了的,我是可恶的天蝎座,你是我的,就要听我的。

那天在梦里,我莫名其妙的紧张,在你拥抱我的那一刻,我觉得那一刻我要按下暂停,让那一刻变成永远。我把它写下来了,一并发给你了,那是我表明爱意的开端,没有谁能比你更能赚取我的眼泪,我相信你,无条件全部相信,你赢得了我全部的信任。

我希望永远像这样,从不因你而感到生活会有悲伤或者胁迫,我们在爱着,想到对方全部都是阳光。

最后我想说,我亲爱的,生日快乐。🎂@薛薛爱人 

《满月》


你在我面前,和从山顶洒落的星光,你来我面前,和着熹微,驱散寥落,我们面对面,远方的朝阳睁开了双眼。你的面孔,映入我心底。


我在醒来的那一刻,承接过你整夜的爱意,你的温柔入侵,把我引向渴望春天的路径,期待你的吻,听你清晰有力地说下一字一句,我爱你。

我也爱你,爱到想要吞没,想要把你变成私人物品,我恨极了时间的推移不能加速度前进,又想在睡前的时候反转时光沙漏多听一听你的声音。你问我怎么在发呆,我在想你啊。



忽而想起那个时候,你对我星星点点的关怀,成了我多个不眠夜里唯一的慰藉,整个夜晚只有一个人知道我失眠,最后往往是我说,早睡,晚安。我是真的睡了,不知道你是几点。那个时候,你还没有真的认识我,也许这对你毫无意义,但对我来说,却很浪漫,那时候,你是陌生的唯一的闪灭的灯。

很多个时候,我都想在你身上留下一个印记,想到十一月份,十一月有很多故事,“十一月是个魔鬼月”的诅咒被打破。我在十一月里想象着,来年春天,该下一场雨,之后再有温和的风穿过你的发梢,我伸手去摸你的嘴唇,阻挡那些曾经有所保留的话语,给你一个吻,请你保管好我的秘密。

再久一点,那些禁忌的原本静默的都变得热烈不再沉闷,横冲直撞的爱活跃在心头,浑身上下每一个细胞都散发着荷尔蒙气息,雀跃地说着,我爱你,我想你。只那一点点激情,就把我们带入下一个美妙的入口。你说,你要把我吞没。

你幻化成夜里的相思,钻进我的梦里,我在朦胧中解开你的衣衫,那发烫的胸膛不再是一封谜面,谜底被揭开,我只想拥着你,不要回到人间。


  @薛薛爱人 



secret

Je veux que tu est mon

🌙


“我是颤抖的,在我们唇间触碰的时候。”

天上乌云密布,星河光芒统统都被阻挡,湖风灌入,你说,多开心,就这样。

你我之间完美的落差在黑暗中更加触手可及,抱一抱,你的吻顺势落下来。

我们惊讶于惊讶,分开,触摸,再次环绕。

我的躲闪并没有让你逃避,你重重的一吻,让我像一尊雕像般慌张。

依旧,惊讶于惊讶,我们前世,一定曾在一起。

【Lerovine】

就凝固在此刻。
在深夜的无眠宇宙 每一秒亮光都值得欣喜。
循环The Moon Song 让胸腔与广袤宇宙相连 微小的光亮在血管里炸裂 让自己静静地漂浮。
I'm lying on the moon
my dear,i'll be there soon
it's a quite starry place
Time's we're swallowed up
In space we're here a million miles away
毛细血管不断扩张 从背后结成了网 包裹住每一片微微发颤的灵魂 像是醉了 昏昏沉沉 一道无重力地在宇宙浮沉。
这样的想象让我沉迷 我宁愿于此精神至幻 九十秒的脱离 时间在变慢 每一秒里都能重新杀死自己一次 这是个黑暗又明亮的地方 我们相拥 像一对矛盾暂时共存。
我融化在你体内 在这无眠星辰中与你共生。
@薛缯

《我路过》





“一点点,一点点融化掉。”

我小心翼翼地提起裙摆,向着身前这片如同镜面的湖,我知道这样说有点俗,但我找不到任何适合的形容词来修饰眼前的美。

当我的脚尖在触碰湖面时,湖面上晕开了一圈圈涟漪,一步一步,一步一轮新的涟漪,向着无边世界随和漂去。我的放下裙摆看它浸泡在水中自由柔软的样子,我的双腿仿佛踏入了另一个平行时空,湖水清澈却深不可测,有点凉,但我喜欢。

我就肆意向前走去,我的心脏用力跳动,使我身体的每一处都有着鲜明的感知。我闭上双眼,无数翻滚轰隆的乌云从身体穿过,没及我腰肢的湖水瞬间变得透明,脚边爆发出无数条鲜红血管蜿蜒着奔向世纪尽头的未知里去,我的感觉告诉我,有一个人即将出现,而我此刻哭了。


是真的哭了,我的泪滚烫滑过我的脸,跌入湖面,乌云不再,天空缓缓褪变成空白。我感觉到脚边迅速流窜的息流渐渐静止,我的脸上出现了一片晶莹的霜花,我微微低头,眉睫遇霜。我的眼泪就那样静止不再流,湖水冰封,我在最后时光停留的时刻选择了没有睁开双眼,整个世界都是我的裙摆。



夜半情书




整个夜里发散着一股淡淡的还未熟透的油杏味,我幻想的男人就该是这种味道。

如若我是雀跃在你眼前的树枝,一年四季都擦过你的发梢,你说那该多好。我想。

一场大雨过后,深夜的夏天也降了温,我裹起厚厚的棉被,一点儿都不热,滑滑的,我在想象你的吻,你就躺在我身边,我想舔舔你的脸。

我啊,就想借着这柔和的灯光伏在你胸膛上,你的手应该不安稳地在我背上游走,最后舔舔我的耳朵,反身把我压在身下,我撒娇的朝你讨个吻。

我的身体专门寄存你,我要,我爱你。





《我爱你》

我叫彦炤,我在等你落荒而逃。
过去的岁月都流动成光影,化作燃起弹落的烟灰。
光辉是永远的,我要陪你走过一生一世。
你不需要任何项链来点缀,你的锁骨无人媲美。
那还能怎么办,我尽量克制让我眼神不碰他。
何时爱过你,夜里熏香的梦里。
我祈求下雨,洗去令我头脑不清晰的思绪,吸取袖口蹭上的灰尘,洗去烟味酒味,吸取暴露在皮肤上却没说出口的我爱你。